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常用成语 常用成语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_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翻译

zmhk 2024-05-12 人已围观

简介肉食者鄙未能远谋_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翻译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是一个非常复杂和重要的话题,需要深入研究和思考。我将尽力为您提供相关的信息和建议。1.??ʳ?߱?δ??Զı2.翻译 蒹葭苍苍,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_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翻译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是一个非常复杂和重要的话题,需要深入研究和思考。我将尽力为您提供相关的信息和建议。

1.??ʳ?߱?δ??Զı

2.翻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牺牲玉帛,弗敢加也

3.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什么意思?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_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翻译

??ʳ?߱?δ??Զı

       说明曹刿是一个聪明机智、爱国、自信、有责任感、有军事才能 的人。

       翻译:

       位高禄厚的人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

       作品简介:

       《曹刿论战》是《左传》中的一篇文章,出自《左传·庄公十年》,题目是后人所起。本文又题作“齐鲁长勺之战”或“长勺之战”。长勺之战发生在公元前684年,是历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之一。讲述了曹刿在长勺之战中对此次战争的一番评论,并在战时活用“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原理击退强大的齐军的史实。

       作者简介:

       左丘明,姓左丘,名明(一说姓丘,名明,左乃尊称),春秋末期鲁国人。公元前512~前441年待考,其家世代为鲁国史官,并与孔子一起“乘如周,观书于周史”。由于世家为史官,因此左丘明据有鲁国以及其他封侯各国大量的史料,所以他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在战国初期依照《春秋》著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记事详细、议论精辟的编年史《左氏春秋传》,上起周平王姬宜臼四十九年(鲁隐公姬息姑元年,公元前722年),下止周敬王四十四年(公元前476年)春秋时代结束,记述了二百四十六年的春秋历史。

翻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牺牲玉帛,弗敢加也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guì)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jiàn)焉?”刿曰:“肉食者鄙(bǐ),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fú)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有的版本为“遍”)(biàn),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bó),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fú),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sháo)。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shì)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fú)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mǐ),故逐之。”

       编辑本段文章注释

        1《左传》以《春秋》为本,通过记述春秋时期的具体史实来说明《春秋》的纲目。 又名《左氏春秋》 注:选自《左传·庄公十年》。春秋左丘明所编写,近人认为是战国时人所编,是一部史学名著和文学名著。本文所写的战争是齐鲁之间的一次战争,因战场在长勺(shuò),故又称“长勺之战”。   2十年:鲁庄公十年,公元前684年。  3齐师:齐国的军队。齐,在今山东省中部。师:军队。  4伐(fá):讨伐,攻打。  5我:《左传》根据鲁史写的,所以称鲁国为“我”。  6公:指鲁庄公,鲁庄君主。公元前693年至662年在位。  7曹刿(guì):春秋时鲁国大夫。著名的军事理论家。  8肉食者:吃肉的人。指当权者。  9间(jiàn):参与。 10鄙:浅陋,无知,这里指目光短浅。 11乃:副词,于是,就。见:拜见。 12何以战:就是“以何战”,凭借什么作战?以,用、凭、靠。 13衣食所安,弗(fú)敢专也: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不敢独自享受。安,有“养”的意思。弗,不。 专,独自专有。  14必以分人:就是“必以之分人”,一定把它分给别人。人:这里指皇公贵族和大臣们或身边的人。 15对:回答。一般用于下对上的回答。 16徧(biàn):同“遍”,遍及,普遍。 17牺牲玉帛(bó):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牺牲,指祭祀用的猪、牛、羊等。玉帛,玉和丝织品。 18加:虚报夸大,虚夸。这里是说以少报多。 19必以信:一定凭借实情(向神禀报)。信,实情,信实。  20小信未孚(fú):(这只是)小信用,未能让神灵保佑。孚,信任。信,信用 21福:赐福,保佑。 22狱: 诉讼案件。 23察:弄清楚,明察。 24虽:①即使。 25情:(以)实情判断。 26忠之属也:(这是)尽了职分的事情。忠:尽力做分内的事。属,一类。 27可以一战:即“可以之一战”,可凭借(这个条件)打仗。 28战则请从:(如果)作战,就请允许(我)跟随着去。则,连词,就。 29公与之乘:鲁庄公和他同乘一辆战车。之,他,代词,代指曹刿。 30于:在。长勺:鲁国地名,在今山东曲阜东。 31鼓:击鼓进军。古代作战,击鼓命令进军。下文的“三鼓”,就是三次击鼓命令军队出击。 32败绩:大败。 33驰:驱车(追赶)。 34辙(zhé):车轮碾出的痕迹。 35未可:还不可以。 36登轼而望之:①登上车前的横木。轼:古代车子前面的横木,供扶手用。而:表承接。 ②另一种解释为登上车子,扶着车前的横木。轼:名词活用为动词,扶着车前的横木。(此时断句为:登/轼而望之)。 37遂逐:就追赶。逐,追赶、追击。 38既克:已经战胜。既,已经。 克,战胜。 39故:原因,缘故。 40夫(fú)战,勇气也:作战,靠的是勇气。“夫”,发语词,议论或说明时,用在句子开头,没有实在意义,可不译。下文“夫大国”同。 41一鼓作气: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勇气。作,振作。鼓,击鼓。 42再:第二次。 43竭:(士气)枯竭。 44盈:充满,这里指士气正旺盛。 45伏:埋伏。 46靡(mǐ):倒下。 47测:估计,推测。 48衰:弱

       编辑本段文章译文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的军队攻打我们鲁国,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他的乡亲们说:“当权者自会谋划此事,(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当权者浅陋无知,不能深谋远虑。”于是进宫廷去见鲁庄公。(曹刿)问:“(您)凭借什么(条件跟齐国)作战?”鲁庄公说:“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享有,一定把(它们)分给身边的人。”(曹刿)回答说:“(这种)小恩小惠不可能遍及(百姓),老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鲁庄公说:“祭祀用的猪牛羊和玉器、丝织品等祭品,我从来不敢虚报夸大数目,一定要对神说实话。”(曹刿)回答说:“(这只是)小小信用,不能取得神灵的信任,神灵是不会保佑(您)的。”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诉讼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但)我一定能根据实情(合理裁决)。”(曹刿)回答说:“(这才是对百姓)尽了本职的一类(事情)。可以(凭这个条件)打一仗了。作战时请允许(我)跟随您去。” (到了那一天)鲁庄公和曹刿同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鲁庄公将要(下令)击鼓进军,曹刿说:“(现在)不行。”齐军三次击鼓之后,曹刿说:“可以(击鼓进军)了。”齐军大败。鲁庄公(又)要(下令)驾车马追逐齐军,曹刿说:“(还)不行。”(说完就)下了战车,察看齐军车轮碾出的痕迹;又登上战车,扶着横木远望齐军(的队形),(这才)说:“可以(追击)了。”于是追击齐军。 胜利后,鲁庄公问他(取胜的)原因。曹刿说:“作战,是要靠勇气的。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士兵们的)勇气;第二次击鼓士兵们的勇气就开始低落了;第三次击鼓士兵们的勇气就耗尽了。他们的勇气已经消失而我军的勇气正旺盛,所以打仗胜了他们。那些(像齐国这样的)大国,(他们的情况)是难以推测的,怕(他们)在那里设有伏兵,(后来)我看到他们车轮的痕迹混乱,望见他们的旗帜倒下了,所以(才下令)追击他们。”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什么意思?

       蒹葭》选自(《诗经·秦风》),大约是2500年以前产生在秦地的一首民歌。

       关于这首诗的内容,历来意见分歧。归纳起来,主要有下列三种说法:一是“刺襄公”说。《毛诗序》云:“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焉。”今人苏东天在《诗经辨义》中阐析说:“‘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那个贤人),隐喻周王朝礼制。如果逆周礼而治国,那就‘道阻且长’、‘且跻’、‘且右’,意思是走不道、治不好的。如果顺从周礼,那就‘宛在水中央’、‘水中坻’、‘水中沚’,意思是治国有希望。”二是“招贤”说。姚际恒的《诗经通论》和方玉润的《诗经原始》都说这是一首招贤诗,“伊人”即“贤才”:“贤人隐居水滨,而人慕而思见之。”或谓:“征求逸隐不以其道,隐者避而不见。”三是“爱情”说。今人蓝菊荪、杨任之、樊树云、高亨、吕恢文等均持“恋歌”说。如吕恢文说:“这是一首恋歌,由于所追求的心上人可望而不可即,诗人陷入烦恼。说河水阻隔,是含蓄的隐喻。”

       由于此诗之本事无从查实,诗中的“伊人”所指亦难征信,故而以上三说均难以最终定论。在这里,我们姑且先把它当作一首爱情诗来解读。

       [层次结构]

       此诗三章重叠,各章均可划分为四个层次:

       首二句以蒹葭起兴,展现一幅河上秋色图:深秋清晨;秋水淼淼,芦苇苍苍,露水盈盈,晶莹似霜。这境界,是在清虚寂寥之中略带凄凉哀婉色彩,因而对诗中所抒写的执著追求、可望难即的爱情,起到了很好的气氛渲染和心境烘托作用。

       三、四句展示诗的中心意象:抒情主人公在河畔徜徉,凝望追寻河对岸的“伊人”。这“伊人”是他日夜思念的意中人。“在水一方”是隔绝不通,意味着追求艰难,造成的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抒情主人公虽望穿秋水、执著追求,但“伊人”却飘渺阻隔、可望难即,故而诗句中荡漾着无可奈何的心绪和空虚怅惘的情致。

       以下四句是并列的两个层次,分别是对在水一方、可望难即境界的两种不同情景的描述。“溯洄从之,道阻且长”,这是述写逆流追寻时的困境:艰难险阻无穷,征途漫漫无尽,示意终不可达也。“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是描画顺流追寻时的幻象:行程处处顺畅,伊人时时宛在,然而终不可近也。既逆流,又顺流,百般追寻,执著之意可见;不是困境难达,就是幻象难近,终归不得,怅惘之情愈深。至此,伊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情境得到了具体而充分的展现。

       全诗三章,每章只换几个字,这不仅发挥了重章叠句、反复吟咏、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而且产生了将诗意不断推进的作用。从“白露为霜”到“白露末浠”再到“白露末已”,这是时间的推移,象征着抒情主人公凝望追寻时间之长;从“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从“宛在水中央”,到“宛在水中坻”,再到“宛在水中沚”,这是地点的转换,象征着伊人的飘渺难寻;从“道阻且长”,到“道阻且跻”,再到“道阻且右”,则是反复渲染追寻过程的艰难,以凸现抒情主人公坚执不已的精神。重章叠句,层层推进,这是《诗经》中的民歌常用的表现方法。

       [内容述评]

       如果把诗中的“伊人”认定为情人、恋人,那么,这首诗就是表现了抒情主人公对美好爱情的执著追求和追求不得的惆怅心情。精神是可贵的,感情是真挚的,但结果是渺茫的,处境是可悲的。

       然而这首诗最有价值意义、最令人共鸣的东西,不是抒情主人公的追求和失落,而是他所创造的“在水一方”——可望难即这一具有普遍意义的艺术意境。好诗都能创造意境。意境是一种格局、一种结构,它具有含容一切具备相似格局、类同结构的异质事物的性能。“在水一方”的结构是:追寻者——河水——伊人。由于诗中的“伊人”没有具体所指,而河水的意义又在于阻隔,所以凡世间一切因受阻而难以达到的种种追求,都可以在这里发生同构共振和同情共鸣。

       由此看来,我们不妨把《蒹葭》的诗意理解为一种象征,把“在水一方”看作是表达社会人生中一切可望难即情境的一个艺术范型。这里的“伊人”,可以是贤才、友人、情人,可以是功业、理想、前途,甚至可以是福地、圣境、仙界;这里的“河水”,可以是高山、深堑,可以是宗法、礼教,也可以是现实人生中可能遇到的其他任何障碍。只要有追求、有阻隔、有失落,就都是它的再现和表现天地。如此说来,古人把《蒹葭》解为劝人遵循周礼、招贤、怀人,今人把它视作爱情诗,乃至有人把它看作是上古之人的水神祭招仪式,恐怕都有一定道理,似不宜固执其一而否决其他,因为它们都包蕴在 “在水一方”的象征意义之中。

       自然,当我们处在与“在水一方”类似的境遇时,应当欣赏的是它的锐意追求,而不是它的悲观失望。

       [艺术特色]

       《蒹葭》是诗经中最优秀的篇章之一。它的主要特点,集中体现在事实虚化、意象空灵、整体象征这紧密相关的三个方面。

       一、事实的虚化

       一般说来,抒情诗的创作是导发于对具体事物的感触,因而在它的意境中,总可看到一些实实在在的人事场景。然而《蒹葭》的作者却似乎故意把其中应有的主要人物事件都虚化了。追寻者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而追寻?我们不知道;被追寻的“伊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他那么难以得到?我们也不知道;以至于连他们是男是女也无从确认。特别是“伊人”,音容体貌均无,一会儿在河的上游,一会儿在河的下游,一忽儿在水中央,一忽儿在水边草地,飘忽不定,来去渺茫,简直令人怀疑他是否真有实体存在。无疑,由于追寻者、特别是被迫寻者的虚化,使整个追寻人物、追寻事件、追寻内容都变得虚幻朦胧起来;然而也正是由于这事实的虚化、朦胧,诗的意境才显得那么空灵而富有象征意味。

       二、意象的空灵

       实际上,诗中所描述的景象,并非目之所存的现实人事,而是一种心象。这种心象,也不是对曾经阅历过的某件真事的回忆,而是由许多类似事件、类似感受所综合、凝聚、虚化成的一种典型化的心理情境。这种心理情境的最大特点,是不粘不滞、空灵多蕴。

       “在水一方”,可望难即,就是这种空灵的心理情境的艺术显现。在这里,由于追寻者和被迫寻者的虚化,那看来是真景物的河水、道路险阻,乃至逆流、顺流的追寻路线,以及伊人所在的“水中央”等诸种地点,也都成了虚拟的象征性意象。对它们均不可作何时何地、何山何水的深究,否则,伊人既在河的上游又在河的下游就自相矛盾,连两个人何以都不渡过河去也成了问题。《蒹葭》的成功,就在于诗人准确地抓住了人的心象,创造出似花非花、空灵蕴藉的心理情境,才使诗的意境呈现为整体性象征。

       三、意境的整体象征

       《蒹葭》一诗的象征,不是某词某句用了象征辞格或手法,而是意境的整体象征。“在水一方”,可望难即是人生常有的境遇,“溯洄从之,道阻且长”的困境和“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的幻境,也是人生常有的境遇;人们可能经常受到从追求的兴奋、到受阻的烦恼、再到失落的惆怅这一完整情感流的洗礼,更可能常常受到逆流奋战多痛苦或顺流而下空欢喜的情感冲击;读者可以从这里联想到爱情的境遇和唤起爱情的体验,也可以从这里联想到理想、事业、前途诸多方面的境遇和唤起诸多方面的人生体验。意境的整体象征,使《蒹葭》真正具有了难以穷尽的人生哲理意味。王国维曾将这首诗与曼殊的《蝶恋花》“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相提并论,认为它“复得风人情致”这显然是着眼于它的意境的人生象征意蕴。

       事实的虚化、意象的空灵和意境的整体象征,是一个问题的三个层面。从事实虚化到意象空灵,再到整体象征,这大致上就是象征性诗歌意境的建构过程。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这句话出自战国先秦时期左丘明的《左传》。

       先分析一下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

       孔子形容美妙的音乐用了一句话:三月不知肉味。从这句话来看,吃肉是一件奢侈的事情。音乐的美妙程度到了已经不觉得吃肉是一种幸福一种享受,可见得这音乐已是美妙到了无上的境界。这句话,还影射了一个事实:当时社会肉很稀少,非常珍贵。吃肉,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也就是说,有一定政治地位的人才有能力吃肉。而有肉吃也成了当时社会的人追求的人生目的。

       所以,肉食者代表的社会层次就是上层社会,有地位有身份有面子。在当时,既然已经混到了肉食者这个上层社会,人生目的已经达到,人生的享乐—吃肉,也实现了,还有什么必要去努力呢?

       孔子是春秋时期人,左丘明是战国时代的人。虽然历史时期不同,但由于社会经济没有大的发展,所以普遍的社会价值观人生观也没有什么质的飞跃。吃肉,在战国时代仍然被当作人生追求的目标。

       已经达到人生目标的人不会再有去努力奋进的抱负,这是常态。“肉食者鄙”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不要指望位高权重的人去建功立业了。这就是“未能远谋”的意思。

       这句话出自《左传》的《曹刿论战》,曹刿当时是一个草根,还不是肉食者。所以他需要努力奋进,争取做一个位高权重的肉食者。“远谋”这等事情,只有曹刿这样人去做了。

       偶尔议论一下,欢迎提出不同意见。谢谢?

       好了,关于“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对“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有更深入的了解,并且从我的回答中得到一些启示。